金桂飘香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临阵磨枪 > 正文内容

你要的爱,原来疾若流星_情感文章

来源:金桂飘香网   时间: 2018-01-01

当你真心等待一个人时,她却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,当她最终明白的时候,那种感觉就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最终消逝。

——题记
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一间推窗便览尽****的房子,每天都过着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日子。

这是雨朵的理想,她把这句话写在本子上,没事就喜欢翻开看看,她喜欢托着尖细的脸往窗外看,目光飞出好远,仿佛远处就是那片梦里的花海。

只是,这种幻想常常会被姐姐梅朵的呼唤打断,“雨朵,快下来守着铺子,店里的酱油没了,你下来看着门儿!”

收起幻想的雨朵一蹦一跳地蹿到楼下的杂货铺,看着比自己大8岁的姐姐跑去借对门水果铺的三轮车,然后极为吃力地去进货。水果铺的阿星会适时探头出来,看着她笑,并不时地送几个或有虫眼儿或因青涩卖不掉的苹果橘子。

阿星比雨朵大两岁,他家是在雨朵8岁那年搬来的,两人同在一所学校,经常会碰面,阿星很明显地想讨好雨朵,可她总躲得远远地,然后学着大人那种本地人的口吻说,“离我远点儿,外来户!”

姐姐梅朵那时已经上中学了,面对妹妹的跋扈,她总是护着阿星,所以三个人通常是玩不到一起的。之前姐姐多次问雨朵,为什么不喜欢阿星?雨朵想都不想便说,他是个卖水果的!

姐姐哑然失笑,伸出食指温柔地点她的额头,你这个小人儿啊,怎么可以这么势利?你可别忘了,咱家还是开杂货铺的呢。

姐姐的话没错,但雨朵总记得妈妈的那句话——总有一天要搬出这条花子街。

雨朵经常看到妈妈悄悄清点糕点盒里的钱,那分分角角的收入越聚越多时,妈妈曾拉着她的手无比憧憬地说,雨朵,你姐姐没赶上好时候,但却不能让你错过,你以后可以去好一点的学校上学,咱家搬出这条花子街,妈妈要让你做上等人!

从那天起,雨朵开始做着公主梦,她对阿星不屑一顾,即便泸州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每次对方来喊她,她也总是拒之门外,一个公主怎可以跟一个卖水果的纠缠?

日子不怕苦,就怕没有希望。雨朵还抱着妈妈的许诺在憧憬着幸福的时候,花子街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。一是阿星的爸爸卖水果收到假钱将人捅了,被判刑五年;二是雨朵的妈妈突然被查出**癌,没坚持到月底就撒手人寰,懦弱的父亲不堪重负,从此下落不明。

那年,雨朵不过9岁,姐姐中学还差一年毕业。突遭变故的两家人突然变得惺惺相惜起来,姐姐在阿星妈妈的资助下读完中学,回来继续经营杂货铺,渐渐长大的雨朵除了学习,还必须学会卖杂货,有不良的青年会欺负她人小,经常趁姐姐不在时半买半抢,这时对门的阿星就会跑过来跟对方大打出手。当然,吃亏的永远是阿星,流泪的永远是雨朵。

偶尔雨朵也会骂阿星,傻瓜呀,打不过还硬来!

阿星会嘿嘿地笑,我是男的,你是女的,有责任保护你。

雨朵觉得好笑,自己的爸爸都担负不起所谓的责任来,一个11岁的男孩子,有什么资格谈责任?

雨后流星,带不来完美的爱情

日子像掺了光速的机器,虽然辛苦,但雨朵还是在姐姐的照料下渐渐长大。

已经收到无数男生情书的雨朵,虽然不曾恋爱过,但她懂得那种感觉,心跳,脸红,不是恋爱是什么?可想到姐姐说起阿星,她还是十分不满地回敬,拜托,有点出息好不好?嫁人要睁大眼睛的,阿星那户人家,  话说到这里,雨朵停下来,将姐姐的目光引向对门,五年过去,阿星的父亲被放了出来,人是团圆了,可他家的水果铺子却再也没有人敢来。虽然花子街上全是俗人,小商小贩外加地痞流氓,但是谁也不愿意沾染这份秽气。

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这道理雨朵还是明白的。所以,她按照姐姐的指示提着一篮子的油盐酱醋去送给阿星,看到她的那刻,阿星的眼睛放出了万丈光芒,竟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,手在板凳上抹了好几把,这才让她坐。

牡丹江儿童癫痫医院

阿星紧张地招待自己,这让雨朵很受用,不由得打量起阿星,个子高了,人也很壮,脸色微黑,却生出几分英俊相,如果不是生活在臭名昭着的花子街,她相信阿星跟自己一样,总有出人头地的那天。

雨朵清了清嗓子试探阿星,将来想做点什么?

阿星嘿嘿地笑,我读完高中可能就不读了,家里条件不好。不过你放心,我会把水果铺子做大,零售是不行的,我还要搞批发,然后开发干果,努力把生意做大。

生意再大,也不过是个卖水果的。雨朵在心里暗暗地骂,没理想的人,就是没出息的人。看来自己跟阿星还真不是一路人呢。毫不犹豫地转身往外走,阿星在身后喊,明天有流星雨,能不能一起去后山看一下?

对方一脸期待,流星雨又是百回不遇。雨朵点了头,但她拉上了姐姐,三个人跑去后山等待流星雨的时候,天公不作美,突然下起雨,姐姐急着,丢下雨朵跟阿星,雨朵明白,这样的天气,其实是等不到流星的。

读书不算好的阿星,突然变得那么诗意。雨朵一脸冷笑,这样的诗意不配发生在花子街,她转个身,走了。回来的路上,雨停了。狐狸尾巴一样的流星从天空划过,雨朵虔诚地闭上眼睛许诺,睁开眼睛,她看到姐姐匆匆忙忙带着两把伞往山上跑。

爱情无极,条件有限

转眼又是三年过去。

雨朵如愿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。她相信自己已经朝春暖花开的房子越来越近了,而这条花子街,越早离开越好。

阿星高二便不读书,但他真的把水果铺子做大了,前来批发的人络绎不绝,每天暴晒在阳光下,他的肌肤变得黝黑,却越来越有男人味。

姐姐梅朵已经不年轻了,围在她身边的小青年越来越少了。阿星的妈妈介绍过无数的对象,可她总是摇头,她说,不急,我要等雨朵大学毕业之后再考虑这些问题。

说这话的时候,梅朵的目光一直绕在对门阿星的身上,雨朵差一点就对阿星的绥化治疗羊羔疯首选哪家医院妈妈脱口而出,姐姐喜欢上了你家阿星。可她没有勇气喊出来,怕阿星妈妈会吃惊,更怕遭遇对方的拒绝,那样姐姐会难过死的。

雨朵决定跟阿星好好谈谈。绕过越来越长的水果铺子,唤阿星,有时间没?谈谈。

阿星像得了圣旨似地,听话地跑在她身后,一边帮她剥新进的柚子,一边讨好地说,雨朵,明天我请你看电影吧。

雨朵本想拒绝的,但转念一想,突然还他一个明媚,不如我帮姐姐看铺子,你们俩一起去看吧。

阿星的眼里全是不解,很快就摇头,不行,我是为了庆祝你上大学才买的票。

姐姐不去,我也不去。雨朵一脸坚持。从小,阿星都执拗不过雨朵,他又补了一张票。

晚上,姐姐梅朵天不黑就开始打扮,梳头化妆,连平时不穿的连衣裙都拿了出来,在身上比了又比,俨然在赴一个重要的宴会。雨朵看着姐姐打扮,突然就觉得很悲哀,很难过,甚至还有几分愧疚。姐姐漂亮又能干,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,不至于二十七岁还不嫁。

看到阿星的时候,他怀里抱得满满当当,全是零食。雨朵故意不接让给姐姐,她拍拍姐姐的肩膀说,姐,阿星年龄不大,但蛮体贴人哦。

姐姐笑,脸色绯红。阿星讪讪地。三个人坐在一起,有些尴尬,谁也不知下一句应该说点什么。还好,电影顺利开场,三道目光那么专注地扑在银幕上,比姐姐个子略高的雨朵,透过余光总能感受到阿星传递过来的灼热,她不理,却突然转身离开。

走得坚决,但依然能感觉到身后的那两道灼炽的目光。

那晚,梅朵回来得很晚,雨朵也一直未睡。姐姐显得很兴奋,她甚至抱过雨朵不停地说,朵朵,姐姐还是嫁人的好,嫁人的好。

谁明白流星的等待

日子流星一样的划过,雨朵四年大学生活转眼结束,这其间雨朵只回过两次花子街,一次是姐姐生病,不得不回,第二次回是因为姐姐要嫁人。

铜川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

梅朵在三十岁那年嫁了人。那个男人很憨厚,也在花子街摆过地摊儿,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,明白爱情为何物的雨朵,已然能读懂姐姐眼里的泪花儿,那里包容的不是幸福,是遗憾。

姐姐眼里的晶莹让雨朵想落泪。瞅了机会,她暗暗地责备,不是中意阿星么?为何嫁了别人?

梅朵眼里闪着泪光,先她一步落下泪来的却是雨朵。

梅朵说,朵朵,傻子也看得出来,阿星喜欢的人是你,而且你是我妹妹,我怎么可能跟你抢呢?不过朵朵,你有时候说话不能太伤人了。

姐姐的话引得往事纷纭。雨朵这才惊觉,自己已经很久没见过阿星,往对门看去,水果铺子依然人来人往,却不见阿星的身影。

梅朵说,他去了深圳,听说在那里又开了新的铺子。

雨朵一毕业就去了深圳。她对姐姐说,那里是开放的前沿,过去是,现在也是。

上天不负有心人,雨朵在深圳终于寻着了阿星。他生意做大了,越发地意气风发,脸依然那么黑,只是看到雨朵时,还是乐开了花。

在心里准备过千百遍的话,雨朵差一刻就说了出来,可还没等她开口,却突然发现,阿星身后追来一个腆着大肚子的女人,她喊阿星,老公。

心,在那刻,沉了下去。

却不得不听着阿星埋怨,雨朵,你那个有钱的男朋友给你宠爱、给你荣华富贵,为何还让你一个人跑出来做事?他对你是真的好么?

阿星根本不知,那只是雨朵编织的一个童话。

一直以为,有些人是注定要等待,而有些人注定被等待。就像那场没看完整的流星雨一样,雨朵以为阿星永远是等待的那一方。却不料,对方只是那颗偶尔照亮自己、却很快隐退的流星。真正等待的人,原来是自己。

这场爱情,真的迟了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aquyy.com  金桂飘香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